荣情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我打算来快乐的花钱,你跟我说这是谈感情的?

    “不是, 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荣情盯着高家轩。

    小老弟, 你确定你刚才舌头没有出了点什么人类奇迹这样的问题?

    高家轩瞥了一眼他的手机,忽然顿住了。

    临戟?

    荣情在和临戟视频?

    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讲道理, 他作为临戟的老板,应不应该考虑一下旗下艺人的心理状态?

    他刚才去转了一圈, 所有人都是奔着船王小女儿来的,这可是绝佳的联姻对象。

    万一, 万一荣情也是呢?

    被高家轩沉默了这么一下,荣情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不是,小老弟,你沉默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你是默认自己说得对, 还是我脑补得对?

    「你在参加……酒会?」

    手机屏幕里,临戟已经换掉了上衣, 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?

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把小狼狗给搞忘了!

    荣情想要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艹!

    高家轩害我!

    他连忙盯着屏幕,满脸正色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, 我没有,我不可能。我只是为了明天的拍卖会,酒会、酒会是宋贤想要来的!”

    他灵机一动!

    对!宋贤!完美的黑锅侠!

    “你看!他今天是不是穿得人模狗样的?”

    荣情把摄像头对准还在晕乎乎盯着酒会看的宋贤。

    啊!对了!还有表!

    把摄像头钉在那块表上,荣情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“看见这块表了吗?宋贤问我借的!他就是怕自己不够出风头!”

    ……神他妈不够出风头。

    高家轩在一旁一脸扭曲, 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在心里给自家艺人点蜡。

    临戟的表情渐渐缓和了。

    「这样啊。」

    荣情把镜头转回来, 故作沉稳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错, 他这次为了来参加酒会, 还特意让我去帮他和宋老头打电话,多有诚意啊。”

    好!不愧是我!

    这个谎圆的!

    我自己都差点相信了!

    果然人在危机情况之下!

    潜能都是无限大的!

    我可以!我能行!我真棒!

    临戟的脸色彻底平复了。

    「那挺好的,希望宋先生能心想事成。」

    这样一来,宋贤就和荣情彻底没有任何可能性了吧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过关!

    荣情提溜的小心脏落地了。

    高家轩在旁边默默转头,随手拿起一个果盘吃了两口瓜。

    真是,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难怪这个临戟不火了,这种时候,难道不应该无理取闹一番,好从荣情手里再敲诈点好东西吗?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荣情没和临戟聊太久,酒会就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可不能再被误会了!

    这次荣情学精了,他悄咪咪躲在角落里,避开了人群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顿时感觉投过来的目光少了一大半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松了口气!

    临戟看着画面里荣情的小动作,猜到了自己确实是误会了。

    荣情参加拍卖会的事情他刚才搜了一下,荣情似乎对这个十分情有独钟,船王每一年的拍卖会,他基本都会参加。

    而且几乎每一年,都会拍下不菲的数字。

    仔细算了一下三年内荣情拍下的金额,临戟的脸一片铁青。

    这、这也花了太多钱了吧?

    他莫名其妙的,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玩吧,我先暂时溜了。”

    对酒会兴趣不大,荣情想了想,还不如和小狼狗聊天呢!

    他拍了拍高家轩的肩膀,后者在心里给了他一个白眼,脸上笑着点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们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至于宋贤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社交技能,在人群里面快乐的徜徉着,像是一个小王子。

    荣情还开着视频。

    所以,临戟亲眼看见,荣情悄悄摸摸从人群里溜走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用一只手半遮着脸,跟做贼似的,生怕别人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临戟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荣情,是不是对他自己有些错误的见解?

    他在人情中就是最亮的那颗星,再怎么样,也不会泯灭了他身上的光芒。

    荣情偷偷溜出甲板上,海风迎面吹拂而来,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讲道理,他在里面差点二氧化碳致死。

    “还是外面舒服!”

    荣情美滋滋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又可以了。

    临戟看他猫儿似的伸了伸懒腰,头发被海风吹得有几率服帖的黏在额头上,倒是意外的遮去了荣情眼底的那丝丝霸气,反而显得他看起来有一丝的孩子气。

    「你跑出来不要紧吗?」

    毕竟是酒会。

    荣情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我又不可能和船王的小女儿结婚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?

    临戟细细品了品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可能?」

    他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「难道,是因为我吗?」

    因为我,所以才不可能吗?

    ?

    !

    荣情被他这个问题问得措不及防!

    他觉得这个小狼狗出了点问题啊!

    不是,他之前那个一逗就害羞,那么大一个的小狼狗呢?

    现在他眼前这个野男人是谁?

    艹!

    太野了叭!这谁顶得住啊!

    “你不是,你没有,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荣情飞快否认三连。

    爸爸必不可能承认的!

    脸上烧得他呼吸都有些灼热,荣情飞快切换摄像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船上的风景真不错!今天的天气也很好啊!我们不如看看风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淦!太尴尬了叭!

    但是,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!

    他这是害羞了?

    临戟心里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越发觉得,荣情的灵魂,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配合着欣赏了一下风景,临戟忽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手机里的临戟露出了一个极度诡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你确定,这叫做风景不错?」

    咋了?

    这艘白鹄号不香吗?

    难道是天黑了看不清?

    不该啊,这有灯啊!

    荣情颇为不解地顺着镜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一转头,荣情措不及防地看见了一幕限制级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大概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P-orz。

    他缓缓裂开了。

    他又缓缓合上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自闭了。

    淦!

    你们光天化日之下,呸,现在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就算是晚上了!

    这船它不亮吗?

    这灯泡它不大吗?

    你们、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人类的羞耻心是不是区区一毛钱一斤?

    不要的可以捐给有用的人!

    他努力制造点噪音,企图惊醒那两位办事办得起劲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无果。

    风太大,酒会还飘着点不知名的音乐声,下面波涛还拍打着船只。

    他那点声音,简直弱小可怜又无助,就像他现在。

    「其实,你可以选择走开。」

    临戟被迫跟着看了一会儿限制级画面,也快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甚至有点怀疑,荣情上的是什么船。

    莫非船王,姓贼?

    荣情眼神空洞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我不该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酒会它不香吗!

    酒它不好嚯吗!

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 是不好嚯。

    算了,去找侍者点杯饮料好了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唯有一杯香甜可口的热可可能够安抚我瞎了的眼睛。

    荣情刚转身要走,那边传出了点动静。

    好奇心,它害死猫还不算,它驱使荣情缓缓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怎么了呢?

    只见P-和orz被两个彪形大汉分开,orz是个年轻貌美但是有些泼辣的女生,她虽然被制住,却像是只跳蚤似的努力在蹦跶。

    而P-就惨了些,他被大汉从背后反扣住双臂,-就这么直挺挺地暴露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点小。”

    荣情漠然发言。

    临戟愣了一下,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确实,有点小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个人齐齐朝着那位女士,投去怜悯的目光。

    orz女士蹦跶了好一会儿,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让她给挣脱了。

    她激动地扑上去,企图救出P。

    然后,荣情就看见那个保镖似乎和那位orz女士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那位女士忽然停止挣扎,然后看起来怒气冲天的对着男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场面一顿十分混乱,因为太远,荣情只能自行脑补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:男的干了啥,女的问男的干啥,男的问女的你管我干啥,女的说我难道不能管你干啥,男的说……

    好,也不知道男的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下一秒画面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女的怒气冲冲冲到男的的面前,一脚给了男的-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!”

    「……!」

    荣情和临戟双双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江湖再现断子绝孙脚!

    那位女士踹了一脚之后,又骂骂咧咧冲着P啐了一口,才风风火火带着两个保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荣情:……。

    “不如,等拍卖会结束了,我们再聊吧。”

    这艘船容不下我了!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!

    我还不如从这艘船上跳下去!

    我不要面子的吗!!!

    临戟也可疑地迟疑了一下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「那你小心点,船上,好像有点乱。」

    荣情无语。

    荣情哽咽。

    荣情委屈巴巴地挂断了视频。

    乱是他知道的吗?

    是他想要的吗?

    今天的他,不快乐了!!!

    都是这个酒会误我!

    站在寒风中萧瑟了好一会儿,荣情只觉得这艘船再也不香了。

    它已经脏了!

    配不上冰清玉洁、呸!配不上高贵的爸爸!

    呜。

    我又做错了什么呢?

    有钱人的快乐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吹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好冷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荣情面无表情地抛弃了面前这片大海,灰溜溜地回到了酒会去取暖。

    酒会里,气氛正是热闹。

    高家轩不知道什么时候,居然摸到了船王的身边去。

    而且看起来,船王还挺欣赏他的,两个人站在前面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荣情一眼就注意到了,内心有点小惊讶。

    可以啊这个小老弟。

    不过,他好像隐约觉得刚才盯着自己的死亡视线,现在全被高家轩抢了仇恨了。

    无妨,反正死不了。

    话说,宋贤那个憨憨呢?

    荣情一转头,好家伙。

    正在和宋贤聊天的那位女士,不就是刚才的orz小姐吗?

    不是?宋贤,你怎么尽招惹这些食人花?

    活着不好吗?</div>手机阅读地址:m.biqutxt.com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