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慌阁 第五章 鱼钩的妙用
  树上晒太阳的感觉,真好!

  头顶蓝天白云,周围树叶沙沙,还有几只麻雀欢叫。

  下方四五米外,清澈的湖水随风起波。

  更远些,则是一栋栋现代化的高楼建筑。

  陆晨很快发现,待在树上晒太阳安全性更高。

  首先,不用时刻担心来自地面的威胁。

  其次,鳄鱼鳞甲无论纹理还是颜色都和柳树树皮很接近,能够形成天然的伪装保护。

  再加上茂密的柳叶遮挡,使得来自天空的飞禽捕猎者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。

  唯一要担心的,就是一不小心掉下去,会摔个半死。

  临近中午,天气愈发炎热。

  几只湾鳄幼崽纷纷张开长嘴巴,一呼一吸的出气。这是鳄鱼独特的散热方式,可以快速将体内过多的热量排除。

  只是随着太阳越来越毒辣,他们很快就感觉无法忍耐,纷纷从树干上爬下,准备钻回洞穴避暑。

  洞穴深入地下,有很好的隔热避暑效果。即使现在外界三十多度的高温,里边也只有二十八九度。

  返回途中,陆晨突然停下。

  在旁边一处芦苇根部,他发现了一段废弃的透明鱼线,子线末端还带着两个生锈的鱼钩。

  柳湖水域面积广阔,平时有不少人来钓鱼,这应该是他们遗留下的。

  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,在于人类能够制造和利用工具。

  看着鱼线的第一时间,陆晨心中就有新想法。

  这玩意儿如果利用好,以后吃鱼方便多了。

  可惜鱼线太短,只能勉强放到离岸半米远的浅水中。如此距离,很难钓到较大个体鱼类。

  要不,再弄根芦苇当鱼竿?这样可以延伸更远处水中。

  至于如何弄断芦苇,陆晨自有办法。

  借助湾鳄牙齿强大的咬合力,应该并不算难事儿。

  咔嚓,咔嚓……他刚张口咬了几下,又停住。

  自己格局还是太小了!已经陷入传统惯性思维误区。

  谁说鱼钩一定要钓鱼?还可以钓其他东西,比如……青蛙!

  陆晨想起前世做过的一个钓青蛙游戏:拿根竹竿,上边绑好细线,细线另一端挂上田螺肉或者蚯蚓虫子之类的诱饵。

  青蛙对动态诱饵很敏感,你只要来回晃动细绳,就能引得这些家伙蹦跳着吞食。这个时候一提,可以轻松捉到青蛙。

  如此反复,有时一下午能钓好几斤。

  当然对于人类而言,青蛙现在是保护动物。

  不过在湾鳄幼崽眼里,只是能填饱肚子的食物。

  想到就做,陆晨很快在附近草丛里捉到两只碧青色的蚂蚱,将它们挂在鱼钩上。

  接着他借助粗壮的尾巴做支撑,半立起躯体,将鱼线则绑在距离地面三十多厘米高的一个灌木树杈上。

  两只蚂蚱就这样悬吊在半空中,随着微风不断扭曲着身体。

  接下来,陆晨返回洞穴纳凉,静待猎物上钩。

  即使炎热的中午,依然有不少青蛙在草丛间觅食。

  很快,便有一个绿皮家伙出现在附近,并注意到头顶两只挣扎的蚂蚱。

  它瞪大突出的眼睛,蹦跳着靠近。

  确认目标后,两条强有力的后腿蹬动,起跳。

  处在半空中,青蛙双眼精准定位,舌头伸长一卷,便将其中一只吞入口中。

  所有动作都和之前无数次捕食一样,简单高效,非常完美。

  只是,这一次结果却不同。

  青蛙的嘴巴被一条透明丝线挂住,发出呱呱的哀鸣。

  它用带蹼的长腿不断扣抓,妄图挣脱束缚。可惜尖锐的鱼钩早刺入体内,一切都是徒劳。

  听到动静,陆晨不慌不忙从洞穴内爬出,伸出前爪动了下鱼线。

  半空中的青蛙跌落地面,没等逃脱,便被一张大口咬中。

  随即咔嚓一声,没了声息。

  陆晨小心翼翼摘掉鱼钩,见上边蚂蚱还活着,又重新把诱饵挂起。

  接着他叼起青蛙,返回洞穴享用。

  洞内剩余三只鳄鱼看着鲜美的食物,眼睛里流露出渴望的眼神。尤其最小的鳄老四,几乎馋的要流出口水。

  只是,它们都没敢上前抢夺。

  经过之前鳄老大的现身说法,几个小家伙已经彻底认清现实。

  以陆晨的消化能力,再吃掉一只青蛙也不会给胃部造成太大负担。不过他没打算独吞,主要半个钟头前进完食,此刻并不太饿。

  另外,打算分给三个兄妹们一些好处。

  一味强压只会让它们感到畏惧,恩威并施,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才是王道。

  毕竟,接下来还指着它们挖洞呢。

  第三则是只要陷阱不被破坏,接下来应该有源源不断的食物送上门。

  陆晨用锋利的牙齿将青蛙分成四份,发声招呼它们过来吃食。

  这些家伙喜出望外,纷纷冲过来叼起一份,囫囵吞下。

  对它们而言,青蛙肉比蝌蚪美味多了。

  不出所料,大概半个小时后,陆晨又听到陷阱处传来喳喳的叫声。

  他从洞穴口探出脑袋张望,发现鱼钩上竟然钓了一只花喜鹊。

  这可是大货……绝对属于高质量食物,自己还从没吃过喜鹊呢,不知道能提供多少能量点。

  只是喜鹊的力量可比青蛙大多了。

  这家伙使劲扑闪着翅膀,将捆绑鱼线的树杈拉的吱吱作响。似乎下一秒,鱼线就会崩断。

  害怕到嘴的猎物挣脱飞走,陆晨不敢有任何迟疑,急速飞奔过去,张着血盆大口。

  刚要扑窜上去,忽然感觉头顶黑影降临。

  嘶……疼!

  下一秒,陆晨便感觉脑袋好像被铁锥子重重刺下。

  钻心的疼痛传来,直接让他翻滚着爬出一米多远。

  惊慌失措中,陆晨扭头寻找袭击者:一只黑白相间的大鸟又扑闪着翅膀落下,尖尖的鸟嘴正瞄准自己一只眼睛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陆晨本能窜跳起来,堪堪躲避过攻击。

  好险!

  差一点,他就变成独眼湾鳄了!

  只是没等站稳,第三只喜鹊落下。

  梆!鳄鱼脑袋又挨了重重一击。

  该死……怎么会有那么多喜鹊。

  借助眼睛余光,陆晨发现短短半分钟时间,天空中飞来四五只喜鹊。

  这些家伙盘旋在头顶,叽叽喳喳尖叫着,争先恐后扑窜而下。

  因为要防止眼睛被啄瞎,陆晨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。他强忍着疼痛,借着周围草丛和灌木的遮挡阻拦,迈开四肢急速奔跑,显得异常狼狈。

  换成一般的湾鳄幼崽,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中,估计早被啄的皮开肉绽。

  陆晨这些日子一直均衡加点,速度和趾爪力量都有很大提升。

  关键时刻所,倒救了自己一命。

  饶是如此,也有几次被啄到,鳞甲火辣辣的疼。

上一章更新列表
    切换源阅读: